四川“农民工经济”首次突破万亿元大关

  刚刚过去的2020年,四川省2500万名农民工刷新一项新纪录――这个庞大的群体从创业和务工两个纬度,让四川“农民工经济”总量首次突破万亿元大关,超过1.2万亿元。在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峻考验下,四川“农民工经济”为何能突破万亿元大关?下一步,四川省有关部门又将如何继续加强对农民工群体的服务保障?

  1月30日,省人大代表、蓬溪县常乐镇拱市联村党委书记蒋乙嘉,省政协委员、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胡斌一起走进“民生直通车”,就此问题进行探讨。

  转移就业为何逆势增长?

  创新举措,做实农民工转移就业工作

  “农民工经济”由劳务收入和创业产值两大部分构成。2020年,全省农民工转移就业达2573.4万人,比上年增加了91万人,实现劳务收入5673.6亿元。

  在胡斌看来,全省农民工转移就业人数与劳务收入之所以能逆势增长,“最重要的因素是创新”。

  “面对疫情带来的挑战,全省坚持服务保障农民工工作战略性地位不动摇,采取了很多创新举措,以稳就业为重点做实农民工转移就业工作。”胡斌举例,四川省率先开展外出务工人员健康证明互认;创新推出“点对点”“一站式”农民工专车、专列服务;网上网下双向发力,开展“春风行动”助力招聘……

  “去年我们村里就有70多人在政府帮助下出去打工。”由于来自基层,蒋乙嘉对疫情之下农民工转移就业的感受更为深刻。

  “去年春节前,蓬溪县农民工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就和镇、村干部一起,对返乡过年的农民工进行登记,了解节后就业愿望。”蒋乙嘉介绍,考虑到许多人因疫情不能按时返岗复工,中心又组织大家集中体检、统一买票,再统一坐车前往打工地。

  胡斌介绍,随着服务保障农民工工作力度加大,近年来全省转移就业人数逐年增长,劳务收入也呈快速增长之势。

  创业产值为何能超过劳务收入?

  出台措施,强化返乡创业保障

  截至去年底,全省农民工返乡创业人数已达81.4万人,共创办企业32.2万户,带动就业314.8万人,实现创业产值6475.9亿余元。农民工返乡创业产值首次超过劳务收入。

  蒋乙嘉也是返乡创业者。身为退伍军人的他,当过搬运工、做过小买卖、开过洗煤场、经营过食品和物流配送企业。2007年,怀着对家乡的热爱和带领乡亲脱贫的朴实愿望,蒋乙嘉回到村里开启创业之路。

  “刚回来时,到处是烂路,土地撂荒……”蒋乙嘉介绍,如今,村里早就没了撂荒地,水泥路通到每家门口,家家有小楼,全村有轿车100多辆,每年十几万人来村里旅游。

  “现在返乡创业的人越来越多,全省返乡创业的氛围也越来越浓,这得益于各级党委与政府对返乡创业工作的重视。”蒋乙嘉本人在返乡创业过程中就得到地方的大力支持,2020年,他还被省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评为全省返乡下乡创业明星。

  “这几年全省农民工返乡创业一直态势良好。”胡斌表示,近年来,省委、省政府陆续推出《加强农民工服务保障十六条措施》《促进返乡下乡创业二十二条措施》等一系列举措,从政策支持、要素保障、氛围营造、服务力度等方面,不断强化农民工返乡创业保障,进一步促进农民工返乡创业。

  下一步创业就业服务怎么干?

  从“宽”“深”“实”“长”四方面下功夫

  下一步,四川省如何继续服务好农民工就业创业工作?

  胡斌透露,全省将通过实施农民工服务保障九大行动,从人社扶贫与乡村振兴衔接、就业质量提升、素质提升、返乡创业提升、基础信息提升、冬春季农民工关爱、权益保障提升、精神文化生活提升及公共服务提升九大方面,切实提高农民工工作制度化、精准化、常态化水平。“具体而言,就是从‘宽’‘深’‘实’‘长’4个方面下功夫,进一步把工作做实。”

  把工作做“宽”。在拓宽就业门路方面,四川将继续强化东西部劳务协作,在大基建、农忙时节等增加临时用工、季节性用工;在扩大返乡下乡创业规模方面,扩充创业担保贷款、创业补贴等扶持政策。

  把工作做“深”。有组织地稳定就业,如提升、打造好“川妹子”“巴蜀建工”等劳务品牌,提供针对性订单补贴培训,在劳务大县组建农民工劳务公司,提升劳务输出组织化程度。

  在做“实”和做“长”方面,四川将在细化、优化服务保障,健全工作体制机制上下功夫:通过建好做优农民工服务专门网站和人社服务平台及窗口、实施“温暖人社”行动、加强行风建设、提供更及时便捷的服务,让农民工在权益维护、务工出行、子女读书、社会保障方面更有获得感;同时,通过进一步明确各相关部门职能定位,归纳提炼农民工工作经验做法,提高农民工工作制度化精准化常态化水平。(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刘春华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